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来了

昨天开了研二的最后一个会,没汇报什么东西,导师确定了下个工作要求和放假时间,于是,研二结束了,学生时代最后一个暑假来了。

对于导师,我现在是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昨天也和导师讨论了很多(PS:好久没和导师讨论那么多了),有关科研、计划、教育、品质、榜样等等,有些乱,整理一下。

科研 & 创新

就我这两年的经历和感悟,科研是一个积累已有知识、发现现有问题并提出改善或解决方法的过程,而创新就是发现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法的过程。

需要说的是,科研是比较痛苦的,因为要解决的问题没有确定的答案,只能自己去摸索,而这是需要不断的尝试+失败+分析,不断的总结,而且最后可能除了一堆没用的实验结果,其他什么也得不到。

教育 & 品质 & 榜样

导师的要求一直比较严格,一直声称要与国际接轨,也一直要我们做出高水平的科研。

可现实情况是,没有很好的实验室硬件环境(每次去实验室,都有种上机课的感觉,一排排电脑,一排排人),我已经吐槽了很多次实验室了,现在也小总结下:

  • 人多。粗略算下一个实验室有70~80个人,人少了空旷,人多了嘈杂,与周围的同学做的东西相关性很小。我还是比较喜欢小的实验室,一个团队在一起,可以自由地讨论遇到的问题。

  • 硬件。双核E6500的CPU+2G内存,用Matlab已经不止一次遇到过内存不足的问题了。

  • 两人一台机子。其他的我都可以忍受,但这个很难忍受!于是,我只能隔一天去一次实验室。

当然,硬件只是外在,最重要的还是在人。这个导师也考虑到了,提到了一个“内在驱动”的词,我当时说,这不就是“压力pressure”吗,导师说不是,两者不一样。我还是很难理解,“外在驱动”是压力,“自我驱动”就不是压力了吗?只是来源不同罢了。导师是想让我们“自我驱动”,于是一直在那“外在驱动”着。不过想想,如果没有导师的“压力”,我们现在什么样还真不知道。

导师一直在强调科研要保持“survive”状态,又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历史来佐证,其实我只想知道,怎么才能将这种状态带到科研中呢?导师说他也不知道!其实,这种状态不就是Jobs的那就名言“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”么。。这还不是来自于兴趣吗??对于不想做的东西,大概很难保持这种饥渴的状态吧。当我说科研是需要兴趣时,导师进行了反驳,对此我无话可说,只是保留自己的观点,毕竟我才搞了一年多的科研,才仅仅入门而已,就不班门弄斧了。

不过,有时候明显感觉动力不足,东西做出来或者没做出来,好像影响也不大,没有明确的激励措施,应该也是一部分原因吧。导师可以为了申请项目,几天不好好休息而修改申请书,但这是他的工作,他为了项目而做出的努力。但我们呢,有时候常常在想,我努力做出来东西,有了成果,是为了什么呢?导师的称赞和认可?还是发表的文章或者是专利?我也曾调试程序到深夜一两点,但近来这种情况已经少了很多,因为我的兴趣在逐渐下降,科研本来就应该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,而不能自主探索显然是很累的,而且又没有明确的奖惩机制,仅仅靠自己的坚持还是有些难的,虽然一直告诫自己要享受过程,而不是结果。

说到“榜样”,上届的某位师兄把我们害苦了。这位哥哥作为上一届的“优秀毕业生”,再次给导师的一个“理念”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例子:我的一个学生可以这样,那我的其他学生也可以这样。于是乎,我们这届就面临着:

  1. 毕业论文的盲审,本来是随机抽查的,但导师已经明确表示,如果可以,让我们都去审查。
  2. 明年3月毕业前,学校的论文审查。据说有50%的不合格率,这也是随机的,但对我们就是注定的。

当然,我倒是对这些无所谓,毕竟我实际做出东西来了,虽然没发表文章,没申请专利,但我已经尽我所能的在完成导师给我安排的工作。只是想想因为这而浪费的时间,感觉有些不值。导师说想让我们也成为“榜样”,但总感觉怪怪的。。

下一个工作

当听到我的下一个工作的时,有些吃惊,导师竟然让我搞GPU!而让搞GPU的那位同学搞算法!

好吧,导师的安排自有他的考虑,多学一项也不是坏事。用GPU实现现有基于学习的视频立体化算法,问题应该不大,这应该是我毕业前的最后一项工作了。

其实本来还想在假期中,做一项已经准备好了的研究,之前也给导师汇报过,现有问题以及相应的解决方法都已经说的很详细了,就差具体实践仿真结果了(其实代码用Python已经写了有1/5了),但现在看来,是没有时间做了。

Anyway,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来了,短短的两个星期,回家办事、陪妹妹和外甥女,在看看书,也就该结束了。希望自己在新学期找到理想的工作!